主页 > 妈妈态度 >
郑恺入局餐饮开业即“翻车” 火凤祥被指抄袭吼堂老火锅
发布日期:2022-05-22 16:45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月19日,“郑恺火锅店抄袭”这一内容上了各个线上平台的十大热搜榜,截至20日,百度/抖音/微博等平台用户对此的关注度已超千万级,被抄袭方“吼堂老火锅”也于20日对外发布了第二份声明,指出“虽然曾数次通过不同渠道联系郑恺先生,但很遗憾,我方至今仍未收到郑恺先生一方对于涉嫌抄袭吼堂老火锅一事的直接回复”。

  关于餐饮业的抄袭事件,业内可谓司空见惯,这不仅涉及法律、知识产权等,更涉及道德问题,但目前业内大多抄袭基本是偷着来,或者走的是暗渡陈仓的路子,一般都是抄一点点或者改着抄,像郑恺名下的火凤祥鲜货火锅店的抄袭已经算得上是直接复制粘贴这一级别了。

  对此,业内餐饮人的观点与吼堂老火锅相近,大多都表达了“保护原创,拒绝抄袭”的言论。

  在筷玩思维(看来,这一场旗帜鲜明的抄袭事件,似乎已经扯下了跨界入局餐饮抄袭与否的遮羞布,特别是明星此类作为公众人物入局餐饮业的,其实更应该为餐饮业的正向健康发展做些有价值的事儿,而不是成为一宗不太友好的热搜丑闻,要不然,人们以后该如何给明星创业以赞许的评价呢?

  我们先来看看这场引发餐饮圈、娱乐圈和设计圈广泛关注的抄袭风波的来龙去脉。

  2019年4月,成都世纪甲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在太古里商圈拿了一个铺位,之后花了整整8个月的时间,吼堂老火锅才于2019年12月底正式开门营业。遇到此类恶意抄袭的事儿,用吼堂老火锅创始团队的话来说就是“好不容易熬过了疫情,没想到又遭遇了这样被赤裸裸的抄袭”。

  事情起因是这样的:2020年7月18日,火凤祥鲜货火锅首家店在宁波开业,期间有餐饮朋友给吼堂创始团队发消息,询问两个看似同根生但却又天各一方的品牌是否有何种暧昧或同胞的关系,一经对比,吼堂老火锅发现这家由郑恺开的火凤祥鲜货火锅店居然与自己高度相似,无论是设计风格、装修细节还是软装和产品呈现等都是一个模子做出来的,甚至可以用一母同胞的血亲关系形容。

  对比现场图片以及双方的品牌设计风格等外在之后,吼堂老火锅认为,这哪里是抄袭,这根本就是复制粘贴,即使不谈其它,“吼堂老火锅在店里设计了一个小型的菜市场,就是想让大家能够看到我们的各种新鲜食材。而我们吼堂这些原创的内容,现在几乎一模一样出现在火凤祥鲜货火锅店里”。

  收集到了对比的实证以及有了抄袭的初步怀疑后,吼堂老火锅试图联系火凤祥鲜货火锅方以及通过各种方式联系郑恺,但均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对此,吼堂方只能选择用公众平台发声,其表示,“这也是最后的无奈之举,我们会拼尽全力维护作为一个原创者应有的权利。也相信郑恺先生作为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能够回应我们的朴素诉求,停止抄袭、尊重原创,尊重我们的知识产权,为全社会做一个好的表率”。

  第一封“致郑恺信”于18日发布后,此宗事件迅速引起了业内以及各大公众媒体的关注,由此才有了后续的热搜效应。

  7月20日,吼堂老火锅发布了第二封公开信,表明“很遗憾,我方至今仍未收到郑恺先生一方对于涉嫌抄袭吼堂老火锅一事的直接回复”。

  吼堂老火锅在公开信里指出,“所有的文创内容都需要巨大的知识成本、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对于郑恺这样一位优秀的演员而言,更应该深知创作的艰难,更应该成为保护原创、保护版权的榜样,而不是践踏这些规则的带头人”。

  在筷玩思维看来,餐饮业抄袭现象并不少见,甚至“抄袭思维”近期都成了诸多跨界入局者的常态,从事实可见,这些年餐饮业的抄袭事件以及抄袭事件所带来的市场影响也确实是不可估量且不可磨灭的,抄袭方甚至可能在市场中洗白继而“祸害”原创品牌。

  捞王锅物料理(猪肚鸡)成立于2009年,其从上海起家向全国发展。在捞王的猪肚鸡模式得到市场认可的时候,一家名为“捞旺猪肚鸡”的品牌后发入市(成立于2012年),其不仅复制了捞王的品类呈现,更模仿了捞王的经营模式等。

  以武汉市场为例,当捞王进入武汉的时候,捞旺已在武汉深耕多年,其门店数已近20家,捞王门店在武汉开业的时候,市民一看,这家捞王门店的品牌风格、品牌理念、明星菜品都和本土的捞旺“一模一样”,不知情的市民一下子就先入为主的判定捞王是“可耻的抄袭者”。

  基于市场确实有多个后来居上的抄袭洗白案例,吼堂老火锅创始团队不得已才喊话郑恺,“我们深知郑恺先生您作为一线明星背后的资本效应和明星效应,以您巨大的影响力,再过几个月,当您的加盟店开遍全国各地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认为您才是这个作品的真正原创者,而我们在公众的眼中可能就会变成了那个可耻的抄袭者。作为舆论场里弱势的餐饮创业者,如果我们不做任何发声,选择打落牙齿和血吞,吼堂老火锅极大可能会成为被人指责的抄袭者”。

  即使无关抄袭与否的问题,但后来者直接对原有品牌进行模仿也实属不当,在西贝成为知名品牌之后,我们也看到了一些模仿西贝的后来品牌,如“自留田西北菜”,这个品牌就几乎以90%以上的尺度“模仿”了西贝。

  有餐饮人表示,抄袭本来是很正常的,但也应该有底线、有想法的抄,应该是大家一起来把同一个品类、同一个市场做大,而不是互相模仿、互相甩锅,比如说自留田西北菜和西贝有着极高的相似度,如果顾客在自留田体验不满意,那么,西贝可能会莫名其妙的就背了锅。

  顾客在市场消费时本就没有抄袭这一说,他只会认为A店做的不好,那么与A店相近的品牌也必然不好。

  对于吼堂来说,如果火凤祥在其它区域市场出了体验上的问题,那么这对吼堂老火锅的市场发展也是极为不利的。

  在市场关系中,如果乙冒着甲的名字去经营,这就意味着好事都让乙给占了,而坏事却要让甲来背锅,这种直接抄袭到复制粘贴的事儿一直是品牌市场发展最大的忌讳。

  ?第三方设计/运营/咨询/策划公司应该是问题的预警者,而不应成为抄袭的操盘手

  在业内人士看来,明星入局餐饮业本应是好事儿,明星们有着极强的号召力和营销效应,这有助于品牌方快速发展,更有助于让整个餐饮业正向前行,但也千万不该做出直接抄袭这样没羞没躁的事儿。

  据筷玩思维了解,吼堂老火锅室内装修设计及软装设计包括平面、VI应用、产品设计等,这一原创内容早已在四川省版权局申请了作品登记。

  此外,《反不正当竞争法》也明确写明“经营者不得实施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其中也直接指出包括了“擅自使用与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

  在版权登记中,吼堂老火锅确实有前者的身份,其相较火凤祥鲜货火锅的开业时间早了不止半年之久。这对于吼堂后续与火凤祥的诉讼程序有铁证般的实际价值。

  近期,郑恺虽确实还没有公开回复涉嫌抄袭一案,但郑恺微博也做了“如有侵权,立即整改,绝不姑息”的表态,不过,我们也看到,宁波火凤祥门店还没有立即整改的实际行动,反而倒是在持续经营中。

  有评论表示,郑恺作为一个名IP,其可能并不太会涉及经营,真正要被扒皮的应该是背后的第三方运营公司。

  据一系列实锤证据和操作痕迹显示,火凤祥背后的运营方为“三把刀(重庆)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其实控人和法人均为张时翺(持股70%),另外两名股东为古咸刚和唐源,持股比例分别为20%和10%。值得注意的是,三把刀(重庆)营销策划有限公司在7月15日、7月20日被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列为执行人,执行总金额为71273元。

  据业界知情餐饮人透露,三把刀这家营销策划公司在今年年初就问题频发,接连被曝出股东退股、员工批量离职等丑闻。

  关于抄袭事件,三把刀也并非第一次,其公司于今年4月就因“抄袭甲方营销创意事件”而公开发布了一封致歉信,时隔仅3个月,出自其手的火凤祥抄袭又一次使其备受质疑。可以说火凤祥抄袭丑闻事件一经披露,三把刀不仅再一次把自己给坑了,顺带还坑惨了郑恺,同时更坑了吼堂老火锅。

  熟悉行业的人都知道,不仅餐饮业抄袭成风,战略咨询行业更是问题多多,知名咨询策划公司华与华给出的标签是“不骗人”,可见“骗人”这个事儿在咨询策划行业早已是常规套路了。

  回到火凤祥抄袭风波本身,火凤祥打出的标签是“鲜货火锅”,以火凤祥预计半年开50家、一年开180家门店的速度看,这必然得走高度标准化和高度依赖供应链的模式,这一路径与“鲜货”二字基本是相悖的。但对此,从目前来看,郑恺也并没有梳理其未来的发展矛盾,或者说火凤祥这个品牌可能根本就没有做真正的未来规划。

  对此也有餐饮人直言,“餐饮业终究看的是真本事,不是用大IP就能做出大事业的,大多失道的抄袭方也必然会涉及后发力不足等问题,抄袭已成定论不假,如何应对和进行危机公关都是后话,对于门店来说,活下来才是根本”。

  吼堂老火锅在成都市场已得到了验证,火凤祥鲜货火锅在宁波发展态势将如何,我们只看未来。

  关于本次抄袭风波,郑恺确实表明了其为火凤祥鲜货火锅掌柜的身份,在公开场合中,郑恺也告知外界自己参与了该品牌的一系列运营细节,有评论表示,我们似乎不应该说“郑恺抄袭”,而应该是“郑恺参与的火锅品牌涉嫌抄袭”。

  但作为公众人物,郑恺确实给门店设计公司“三把刀”背了锅,这也给明星创业事件涂上了极为不友好的一笔。

  近些年我们看到,凡是明星入局餐饮业的基本也是多败局,如谭咏麟和李克勤开设的“左麟右李”港式餐厅败走深圳,仅存的香港和上海门店也生意平平;同样在深圳,黄晓明、李冰冰、井柏然、任泉、黄渤、何炅这六位明星合开的“热辣壹号”火锅店也仅开业一年便退出了市场;韩寒的“很高兴遇见你”餐厅、周杰伦的“Mr.J Dinner”西餐厅、黄磊和孟非的“黄粱一孟”火锅店等早些年开业的明星餐饮品牌大多都消亡于市场

  明星涉足餐饮业更涉及了一些极度负面新闻,如明星作家张嘉佳挂名的“卷福”小龙虾还被众筹方标上了“诈骗”之名。

  在外界看来,明星入局餐饮业大多是为了发展有烟火气的第二曲线,让收入更加多元化,但明星们大多一来不懂餐饮业,二来没有太多精力耗在事儿多的餐饮店上,大多以挂个名寻求合作为主。

  以人气作家张嘉佳的卷福小龙虾为例,该品牌因众筹引起的经济纠纷以及资金管理丑闻一直都是第三方公司(合伙人之一)在操盘,虽然线上商讨时张嘉佳并不在群里,其他合伙人在负责此事也未与张嘉佳过多讨论,但最终闹出的法律纠纷与名誉问题,张嘉佳确实是难逃其咎的。

  就如同郑恺火锅店涉嫌抄袭一事儿,即使郑恺真的对此抄袭事件的始终起落都不知情,但作为涉事品牌的掌柜,郑恺并不能事后一句“没参与和不知情并表示谴责”就能撇开责任的。

  据筷玩思维了解,郑恺名下有将近24家公司的控制权,再加上自身的娱乐圈主业,郑恺在名下企业的甩手掌柜是当定了的,餐饮业是一个专业行当,更是一门勤行,当下还涉及到知识产权、食品安全和道德等限制,而这次热搜事件给其他明星跨界餐饮作为副业也敲响了警钟,更说明了一个事实:明星入局商业只是挂个名是有名誉以及道德和法律风险的。

  再说郑恺团队未回复吼堂这一事儿,有匿名餐饮人表态,郑恺团队应该是在和设计方的三把刀公司商讨后续应该做的危机公关方案,一旦双方谈妥后,后续正常应该是会有道歉声明的,就是不知道这双方的矛盾何时谈拢罢了。

  至于此次火凤祥鲜货火锅抄袭丑闻后续事态将如何发展,筷玩思维也将在第一时间保持密切关注。

  “琼粥一品”完成千万级天使轮融资,品牌定位连续性营业休闲快餐品牌,经过1年半的发展,已开设5家直营门店,计划年底前实现店面数量翻番。

  星巴克携手阿里再度加速数字化,“啡快”全面接入阿里系应用,此次上线的平台包括支付宝、淘宝、口碑和高德。

  近日,书亦烧仙草门店突破5000家,挺进茶饮界第一阵营,对比之下,稳坐高端商圈的喜茶、奈雪等品牌,布局都还在几百家左右。

  7月21日,星巴克“啡快”服务全面接入阿里系应用,支付宝、淘宝等可在线点单。星巴克App还推出啡快预约单功能,客户可以选择到店领取时间。

  7月19日,重庆首家%Arabica正式开业。%Arabica崇尚自然、极简的生活方式和设计风格,目前在全国已开业20家门店。

  紫燕食品拟A股挂牌上市,目前全国门店数量超过4000家,已覆盖北上广深等100余座城市。IPO前,紫燕食品曾引入两轮融资,投资方有龙柏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