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妈网大课堂 >
5岁儿子走丢夫妻坚持在那条街上摆摊26年后奇迹发生!
发布日期:2022-05-24 21:43   来源:未知   阅读:

  7月15日认亲会上,父亲冯先生不停地翻着一沓已经泛黄的照片,并用浓重的四川口音给身旁的年轻人介绍:“这个娃娃就是26年前你在走丢时的样子。”那一天,他是穿着一件自己不喜欢的白色上衣和黄色背带裤哭着上街的。

  26年来,身为四川人的冯先生一家没有离开过贵阳,没有离开过孩子走丢的那条街,依然摆着孩子走丢前的修表摊,走到哪里都会留下孩子的照片,父亲冯先生坚信“儿子头大聪明,说不定哪天他自己就找回来了”。

  26年里,他清楚自己的身世,并记住自己被拐走时的瞬间那个父亲的修表档,那列开往海边的火车。

  1995年7月30日早上,准备出摊的妈妈招呼儿子小杰出门,她记得那天儿子不太愿出门,还非要穿一套厚厚的迷彩服,“那天贵阳的天气就像今天的深圳一样,顶着太阳,”怕孩子热,妈妈给孩子换了件白色上衣和黄色背带裤。妈妈依旧记得,那天从家走到档口十多分钟的路上,儿子一直在哭。

  妈妈姓唐,和爱人冯先生都是四川广安人,早年来贵州谋生。1990年,儿子小杰在贵阳出生,一家人也就没有再漂泊,便在花溪区民主路摆了个摊档,靠修钟表养活一家人。

  靠着爱人的手艺,唐女士一家人慢慢在贵阳扎稳了脚跟。看着儿子慢慢长大,聪明懂事,一家人其乐融融,那是段唐女士心中最惬意的幸福时光。期间还把四川老家的亲友带至贵阳,其中就有唐女士刚成年的妹妹。

  “一上街就要我背他(小杰)、抱他,”唐女士的妹妹跟他们住在一起,不上班时会帮忙带带小杰。“那次我要回老家,本想带小杰一起回,因我那时才十八九岁,家里人担心路上不安全,我就一个人回去了一个星期,他就走丢了。”唐女士妹妹回忆道。

  那天,小杰哭着跟妈妈来到修表摊,丈夫冯先生已经忙起来了,便让小杰和两个小朋友在摊档旁边玩。十多分钟后,冯先生忙完手上的活,发现儿子不见了,于是便开始寻找。

  寻找开始围绕着民主路的修表档向外扩展,半径随着时间的增加不断地扩大,“花溪区能够找的都去了”,但还是没有孩子的下落。一天之后,夫妇俩无奈向派出所报了警。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中西部城市还很落后,街头上少有监控探头,这对于冯先生夫妇和当地警方来说,想要找个人无疑是艰难的。找人只能靠一双脚和一把口,走到哪里问到哪里,花溪区、贵阳市能够找的地方几乎都去了,只要有孩子的消息都跑遍了,但依然毫无音讯。

  孩子走丢后的第二个月,冯先生听说很多孩子都被卖到福建沿海地区,而前往福建的火车都需在江西鹰潭转车,于是他和家人连夜赶到鹰潭火车站,蹲守在火车站各个出入口,数天下来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那是通讯不发达的年代,冯先生为了获得更多有关儿子的信息,他把儿子那几年拍的照片复印了两三百张,还在照片后面写满儿子走丢前的信息,“我们走到哪里就甩下几张照片”。

  认亲会上,冯先生从包里掏出一沓厚厚的早已泛黄的照片,还有曾经在电视台、报社刊登寻人启事留下的一张张收据,陈旧的纸上的折痕已经开裂,甚至呈粉碎状,他在儿子小杰面前翻动这些寻找他的物证时,双手禁不住地剧烈抖动。

  因为儿子走失,妈妈唐女士备受打击,无法面对孩子的一切,包括玩具、衣物等,只要看到就忍不住伤心落泪,那些东西也在数次搬家中被丢弃,但是有一件东西至今还保留着,那就是儿子三岁时给他买的一顶帽子,一顶近乎成人脑袋大的帽子,“邻居说他头大聪明,将来要做大官的”。

  因为家庭经济的原因,找孩子的范围并没有扩大出贵阳地区,而身为四川人的范先生一家人也索性留在了贵阳,留在了孩子最初走丢的那条街上,依然做着修表师傅开着修表摊档,他冥冥之中相信五岁多的儿子能够记得这些,“说不定哪天他自己找回来了呢?”。

  在冯先生夫妇等待儿子小杰的两年后,他们有了第二个儿子,名字跟哥哥一样,还叫小杰。至于,是不是因为对大儿子的牵绊或寄托,妈妈唐女士到一点不做作,“那时候计划生育有点严,小儿子一直没上户口,就用了哥哥的名字。”而弟弟比哥哥足足小了七岁,如今弟弟的身份证除了照片,其他信息都是哥哥小杰的。

  2000年,小杰走丢后五年,贵州省贵阳警方将冯先生夫妇两人的DNA采集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系统。

  之后,冯先生夫妇曾多次到当地派出所打听有关于儿子的信息,但依然没有收获。直至一个月前,冯先生突然接到贵阳打拐办的电话,要求他们夫妇俩再次到公安机关采血。“我当时就有种预感,儿子可能找到了,”冯先生说。

  接下来的日子,就像过年一样,夫妇俩和家人都陷入了亢奋中,反反复复地述说着那过去的26年的幸和不幸,并期待着血亲相认的那一天。

  “这26年对我来说,有幸和不幸。”小杰面对自己的生身父母平静地说道。他说,不幸的是26年前我被拐走了,离开了亲生父母;幸运的是,自己的养父母对自己一直都很好。

  一个月前,在深圳务工的小杰到公安机关录入自己的DNA信息。之后,小杰接到了来至贵阳警方的电话,他谨慎地接听,怕对方诈骗自己。一周前,警方的鉴定报告确定小杰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那一刻你的心情如何?很激动吗?”面对媒体的追问,小杰如实地说出来心声:“没什么激动的。”

  其实,小杰一直都是知道自己的身世,并至今还记得自己当时被拐走的瞬间那天,我在街上的修表档玩,被一个人带走了,之后坐了好几天的火车,就到了汕头市,自己被一对农村夫妇收养。

  而汕头的养父母也并没有刻意隐瞒他,小时候就跟他说过自己的身世,只是他们没有说来自哪里。

  年轻时,他也曾想过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但终是因为没有父母亲的任何消息,而放弃。近几年,他已成家生子,也就没顾得上了。

  那天的认亲会上,当他真正看到自己的父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时,他还是表示“自己很高兴”,并紧紧将弟弟拥入怀中。尽管身边围绕着浓重的四川口音,他不太能听得懂,但还是安静地聆听,并仔细地翻看着亲生父母守候了26年的每一张照片。

  谈及将来,冯先生夫妇表示:“当然希望儿子回到我们身边,但是他已经31岁了,我们也做不了他的主了,我们尊重他的想法,我们都希望他们过得好,就行了。”

  据了解,自今年公安部启动团圆行动 以来,龙岗公安分局加大了基础信息采集力度,刑事技术部门与打拐部门紧密协作,充分把DNA比对、图像比对等新技术应用于打拐案件,已经通过DNA比中10人。截至目前,已成功助力3名被拐骗人员与亲生父母团圆。下一步,龙岗警方将继续加大基础信息采集力度,充分利用各类科技手段,帮助更多家庭团圆。